綠色建筑——未來發展的方向面

編輯: | 2021-08-19

聯合國在2015年啟動了可持續發展目標(SDGs),旨在轉向可持續發展道路,解決社會、經濟和環境三個維度的發展問題。


資料來源: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于2015年制定的17個全球發展目標。
2020年9月22日,中國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上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以來,已明確碳中和約束目標與實施戰略,積極應對全球氣候環境挑戰。

資料來源:China Dialogue

面對地球環境退化和氣候變化的加速,可持續性設計儼然已經成為了探討環境問題和應對地球危機的必備解決方案之一。


根據UNEP(聯合國環境署)2020年全球建筑和施工狀況報告,2019年建筑和施工占全球最終能源使用量的35%,占與能源相關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的38%。因此,建筑成為了全球能源消耗的主要貢獻者,可持續理念建筑的實施,不論從什么層面,都會帶來相當程度的環境、經濟和社會效益。

資料來源:(IEA 2020d;IEA 2020b)。版權所有。改編自“IEA World Energy Statistics and Balances”和“Energy TechnologyPerspectives”。

可持續性建筑是通過利用對周圍生態系統或社區無害的設計方法、材料、能源以及開發空間,并遵守社會、經濟和生態的可持續性原則,來解決建筑對環境和社會的負面影響。


CAA LAB 在此篇“可持續性之綠色未來”的研究策略中,以減少碳排放量的實際數據為基礎,制定了“低碳、零碳、負碳”三個綠色建筑的段位標準。我們又篩選出相對最具綠色建筑特征的代表,并按標準給予估值,看它們在如何為地球的生態環境做出不同程度的貢獻。

© CAA architects


CAA建筑事務所項目:海洋天堂——馬爾代夫臨空經濟區,是我們創造的一個人與自然共生的“生命之城”。將熱帶文化,海洋生態,可持續發展的概念相融合,賦予建筑以生命的意義,同時緩解傳統建筑對環境所造成的負面影響。


△ Click on the picture to view more details © CAA architects



© CAA architects


可持續能源系統設計讓整個建筑群中70%的能源消耗通過自身循環供給,實現了綠色能源的回收與利用。


碳排放量評估值:70%

© CAA architects


© CAA architects

面對全球環境的復雜性問題,建筑的可持續性雖然不存在任何立竿見影的效果,但出于對項目完整生命周期可持續發展進行的考量與平衡,眾多建筑事務所及研究機構以實現“碳中和”為目標,正在為更健康的地球做出貢獻。




低碳建筑是指在建筑材料與設備制造、施工建造和建筑物使用的整個生命周期內,減少化石能源的使用,提高能效,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


CopenHill 能源工廠和城市休閑中心
設計機構:BIG 建筑事務所

碳排放量評估值:50%

項目地址/年份:丹麥哥本哈根,2019年

© Hufton+Crow

CopenHill是一座41,000平方米的垃圾焚燒發電廠,擁有城市休閑中心和環境教育中心,將社會基礎設施轉變為建筑地標。頂部有滑雪坡、遠足徑和攀巖墻,體現了享樂可持續性的概念,同時符合哥本哈根成為2025年世界上第一個實現碳中和的目標。

© Rasmus Hjortsh?j - COAST


© Hufton+Crow

綠色屋頂解決了高處公園具有挑戰性的微氣候問題,在吸收熱量、去除空氣微粒和最大限度減少雨水徑流的同時,重新形成了生物多樣性景觀。斜坡下方的熔爐、蒸汽和渦輪機每年將440,000噸廢物轉化為足夠的清潔能源,為150,000戶家庭提供電力和區域供暖。鋁磚堆疊而成連續立面,使得日光可以透過中間的玻璃窗進入設施深處。

© Hufton+Crow


© Soren Aagaard



奧林匹克之家,國際奧委會總部


設計機構:3XN 建筑事務所

碳排放量評估值:20%

項目地址/年份:瑞士,2019年

©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 / M?RK, Adam

3XN圍繞運動、靈活性和可持續性三個關鍵要素設計了新的國際奧委會總部,通過創新設計,最大限度地減少了建筑物的環境影響,使其成為世界上最可持續的建筑之一。

©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 / M?RK, Adam


©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 / M?RK, Adam


© 3XN Architects

低流量水龍頭、廁所和雨水收集減少了建筑物的用水量;屋頂的太陽能電池板減少了對電網電力的需求;建筑物表皮通過氣密設計和內表皮上的三層玻璃實現極佳的隔熱效果,同時向內凹陷和向外突出流動形態,獲得更多表皮面積用于采光和觀景。

©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 / M?RK, Adam

© 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 / M?RK, Adam



Kolon 集團研究及開發中心


設計機構:Morphosis 建筑事務所

碳排放量評估值:40%

項目地址/年份:首爾,2018年

©Jasmine Park, Roland Halbe

Morphosis突破材料、技術和設計的極限,打造出一座擁有獨特外觀且可持續的建筑,體現了Kolon集團在創新、技術與可持續方面的責任與愿景。

©Jasmine Park, Roland Halbe

該建筑通過可持續手段以達到LEED金牌和韓國最嚴格的可持續性認證的目標:綠色屋頂;回收材料;利用泡沫甲板減少30%的混凝土用量;經過參數化設計的立面獨特遮陽系統,用以平衡陰影和視野;同時使用Kolon的高科技面料芳綸來提高材料的拉伸強度。

©Jasmine Park, Roland Halbe

©Jasmine Park, Roland Halbe



Bloomberg 歐洲新總部大樓


設計機構:Foster+Partners 建筑事務所

碳排放量評估值:50%

項目地址/年份:倫敦,2017年



©Foster+Partners

Bloomberg歐洲新總部大樓在其形式、體量和材料方面具有獨特的地域性和時代性,具備由內至外的整體性和連續性,是可持續發展的建筑范例,獲得了BREEAM的杰出評級。


©Foster+Partners

©Foster+Partners

立面的砂巖結構框架使得玻璃墻蔭蔽其中,扇片的大小、傾斜度和密度依據朝向和日光照射的不同而產生變化,在為建筑帶來視覺層次和韻律的同時,也構成了自然通風系統的一部分。

©Foster+Partners

©Foster+Partners

天花板為該建筑開發的另一個獨特和創新元素,其獨特的“花瓣”拋光鋁板具有多種作用:天花板飾面、光反射器、冷卻元件和聲學衰減,結合成一個節能的集成系統。


零碳建筑是指零碳排放的建筑物,可以獨立于電網運作,能夠依靠太陽能或風能運作。這種建筑在不消耗煤炭、石油、電力等能源的情況下,全年的能耗全部由場地產生的可再生能源提供。


Bauhofstrasse 酒店
設計機構:Von M 建筑事務所

碳排放量評估值:0

項目地址/年份:德國,2019年

© Brigida González

Von M建筑事務所完成了一座碳中和酒店,由纖維水泥瓦制成的獨特白色外墻,使用預定的木制模塊,創造了一個可持續的建筑。

© Brigida González

© Brigida González


© Brigida González

設備齊全的房間模塊由當地木材制成,現場安裝。預制模塊生產完成后,在5個工作日內完成運輸到安裝??傆嬍褂昧?40立方米的木材,通過儲存和替代效應永久提取了總共880噸的二氧化碳,所用木材補償了二氧化碳密集型材料混凝土的使用,實現碳中和。

© Von M

© Von M


Kathleen Grimm 領導力和可持續性學校


設計機構:SOM 建筑事務所

碳排放量評估值:0

項目地址/年份:紐約,2015年


© Stark Video Inc/Aerial New York

Kathleen Grimm領導力和可持續性學校是美國第一所凈零能耗學校,這座技術尖端的大樓從場內可再生能源收獲的能源足以滿足其每年的消耗。通過設計,該學校比公立學校減少50%的能耗。



© Stark Video Inc/Aerial New York

© James Ewing/OTTO

© SOM

在優化建筑的朝向和體量的基礎上,充分利用光伏電板陣列和日照獲得能源及良好采光。同時還采用的可持續和低能耗措施:超緊密高性能建筑外墻、天窗采光走廊、節能照明裝置、低能耗廚房設備、暖房和蔬菜花園、地熱交換系統、能量回收型通風設備、按需控制通風和太陽能熱水供應系統。

© James Ewing/OTTO



像素大廈 Pixel


設計機構:Studio 505 建筑事務所

碳排放量評估值:0

項目地址/年份:墨爾本,2010年

© Studio505

Pixel是澳大利亞第一座能夠自給自足用地所需要的能量和水,且碳排量為零的辦公建筑。賦予Pixel標志性的多彩外墻,是一個簡單但復雜的零浪費組裝,回收的彩色面板提供最大化的日光、陰影、視野和眩光控制。

© Studio505

© Studio505

Pixel從根本上突破了綠色建筑可實現的界限,實施了許多新的可持續建筑技術:復雜的集水系統、太陽能和風能利用、熱冷卻等。


© Studio505


© Studio505




負碳是將實體的碳足跡減少到低于中性,從而使實體具有從大氣中去除二氧化碳而不是添加二氧化碳的凈效果。負碳建筑,也被稱為“積極氣候建筑”(climate positive),其設計目的是吸收比其使用壽命內消耗更多的碳。


布利特中心


設計機構:Miller Hull 建筑事務所

碳排放量評估值:-30%

項目地址/年份:西雅圖,2013年




© Nic Lehoux

布利特中心的設計壽命為250年。2016年,布利特中心從屋頂上的太陽能電池板產生的能量比所有用途所需的能量高出近30%。因此,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凈正”能源建筑之一。

© Bullitt Center

© Benjamin Benschneider

該建筑在現場獲得100%的能源來自可再生資源:由575塊光伏電池板組成的244千瓦的屋頂太陽能電池陣列供電;收集利用落在現場的雨水;凈零能源和水、堆肥廁所、無毒材料、FSC木材等。


© Bullitt Center


© Nic Lehoux


關鍵詞